去苏州的德国朋友家做客|赵明

去苏州的德国朋友家做客|赵明



作者/赵明


今年四月,我和老伴去苏州旅游一周。老伴以前是个台商,过去在苏州工作时,在酒吧里相识了一个德国的好朋友爱伦。她们相处过好几年的时间,相互间用英语交谈,关系密切,情趣相同,后来成了经常互相牵挂的好朋友。我们从深圳出发前,就约好要在苏州会一会。在一起吃了顿饭以后没两天,爱伦和她的丈夫托马斯就发出邀请,约好让我们到家去做客,互叙一下多年不见后的友谊深情。


我们爽快的答应了爱伦夫妻的邀请,是因为除了见面后想聊天以外,还想去看看她家现在的生活如何。这个关切的产生,也是有原因的。因为家是一个人生活中的重要场所,从家里可以发现她的很多爱好,也能听到在那里发生的很多故事。


有些人你见了以后,很快就会彼此都忘记了,但爱伦两口却在很短的时间里,就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在请他们一起吃饭时,我和这两个德国朋友是第一次见面。虽然交流要由别人转译来进行,但双方丰富的肢体语言和面部表情,也让我体会到了一种跨国界的深情互动,所带来的非同寻常的激动。爱伦和她的丈夫都是德国人,年龄都五十多岁了。爱伦性情活泼,风趣幽默,只要她在场,那里就会不断传来笑声。爱伦长得很漂亮,金发碧眼,身材也很好。虽然是全职太太,但她也有不少事要干,除了每周要上中文课,还在网上从事一些贸易活动。她的丈夫托马斯也是长得一表人才,让人一看,就会认定他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大帅哥。托马斯轻易不讲话,一开口也是让人觉得他什么都懂,而且他能从中西方的不同中,找到很有趣的话题。这两个德国人,已经很融入中国了,他们懂一些基本的汉语,还学会了用筷子和吃中餐。在吃饭中我还了解到,托马斯是中外合资企业中的一个总工程师,主要负责精密工具的制造。如果说中国在工具制造上有大的提高,托马斯的贡献应该是明显的。他在苏州已经工作有六年时间了,是个小小的中国通。他们这次请我们去他家去做客,除了老朋友要见面以外,还有一个原因,是他们的工作合同今年就要到期,再过几个月他们也要离开苏州,要转到别的国家去工作了。


下午三点多,我们路过地标建筑东方之门,穿过苏州与新加坡的合作工业园区,在李公堤南附近的一处高档别墅区,终于找到了德国朋友的家。


爱伦在家门口热情的迎接了我们,此时的托马斯正忙着准备晚上大家要吃的晚餐。爱伦就带着我们,如数家珍的介绍着家里200多平米的三层楼里,每个房间的每一件物品的由来故事。让我吃惊的是,一个老外的家,怎么有一种比我们普通人家庭,散发着更浓的中国味啊!


一进门最显眼的地方,放着一个古老的红色木架,上面挂着一面锣和一个锣槌。下边还挂着一面很有中国特色的鼓,鼓的周围还绘有几朵很漂亮的花。我们拿着小木槌敲了几下,顿时锣声鼓声震荡开来,片刻间,锣鼓震天,金戈铁马入梦来的岁月,就高低远近的回响着,让我们一下回到了远古的中国。在靠右边的墙面上,有一幅敦煌风格的三尊菩萨头像挂在正中央,下面古老的中国桌柜上,放着温润的玉器摆件和一尊头枕手臂,正在想事的菩萨塑像。桌柜的两侧,有一对苏州园林风格的绿色盆景。锣鼓的左侧,有一个红色的古老木桌,它的中间是一个20厘米的圆形的拉手底座图案。图案外围的5厘米,是黄色的花边,中间15厘米却全是乌黑的颜色,显得十分古朴厚重。柜子上面有一个架子,上面摆满了大大小小的毛笔有六七样。毛笔的旁边,还有一对大和尚和小和尚手捧小罐的摆件。再往左,摆放着一个有百年历史的淡褐色柜子。这个柜子的中央,也有一个黑色底座的圆形拉手图案。柜子的上方还悬挂着一把中国的宝剑。


我们从一楼走上二楼。在楼梯的旁边,挂着三五幅精心挑选的中国画。这些画虽然都不大,但却是苏州小桥流水和古代琵琶女的构图。在楼梯的转弯处的墙角,有一个水筒那样粗细的,用石头雕刻成的精美的菩萨头像,它和几幅画一起,构成了平面与立体美的不同。上得二楼,楼梯走道的墙边,放着一张中国的古代桌台。桌台的上方,有着一张大大的中国地图。爱伦指着地图告诉我们:这上面绿的标记,是已经去过的旅游地方,红的标记是爱伦他们将准备要去的旅游地方。


从二楼上三楼的楼梯边,我们看到了一面巨大无比的中国扇子斜挂在墙上。奇特风貌的中国画桂林风光展现在眼前。上面还有七个大字,桂林山水甲天下。上得三楼后,一个古色古香的大圆形的摆件上,摆满了他们从中国各地淘来的艺术品,小巧精制,充满了生活情趣。


在各个房间里,你都能看到浓厚中国韵味,当然其中也有他们从其他岛国带来的艺术品。但从整体而言,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,在这里显得非常的高雅和大气。同时在大气中,我们也不难发现,其中也都含有奇妙的设计和精制的做工。就拿她给我展示的首饰存放格来说吧,那二三十个小格子,大大小小,排列整齐,显得很艺术又很贵气。


从爱伦家的这些物品,我看到了他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,对东方文明的痴迷。如果反观我们自己,好像对这些古老的传统,都丢弃的差不多了。我们不看中的东西,为什么这对德国夫妇,却认为是宝贝呢?到底谁做的更对呢?或者在相互的学习中,我们双方都应该取长来补短呢?但德国人毕竟是西方人,在紧接着的餐桌上,这一点表现的尤为充分。


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餐桌上明晃晃的刀叉了,接着是五颜六色的凉拌沙拉,还有啤酒和烧烤。他们的巧克力很有名,尝了尝,的确和中国味的有很大不同。烧烤的牛肉也讲究要几分熟的,不然吃起来就太老了。吃饱喝足后,话题一个个涌了出来。说到不懂汉语闹出来的一些笑话,引得大家哈哈大笑。


托马斯说,我们刚来时根本就不懂汉语,但说英语也没有多少人能听懂。于是上市场买东西,只好打手势,指着要买的东西就把东西买回来了。后来,有个人告诉我们说:听到对方说什么,你就说“好的”就行了。结果这个“好的”一出口,就不得了了。对方以为我们是个中国通,一下说了很多汉语和我们交流。我们没办法,只会说“好的”,这样反而对方要和我们说更多的中国话。一来二去的,他们说什么我们也没闹清。要是对方说的是,你再多买些,而我们又说“好的好的”,结果又不买,这有多尴尬啊。我们插嘴说,这还好,如果对方说,这个人说他今天没带钱,他的钱由你们付行吗?如果你们还是回答说“好的好的”,那不更出笑话了吗?说到这里,在场的人全都捧腹大笑起来。


吃饭时有两只猫在桌子底下,等着吃肉骨头。我们问是谁家的猫?回答说,这两只都是他们在苏州收养的流浪猫,虽然不是什么名优品种,但和他们长期相处,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。以后离开中国时,他们会带着这两只猫一起走的。


托马斯是学工的,他对自己的小制作也一直有着浓厚的兴趣爱好。他带我们去他的车库去参观,那里有他爱好的木工制品。他的工具很全,摆放的都非常整齐。虽然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,但从他的表情上看,这里有他的乐趣和喜好。


最后我想问他们对苏州变化的看法,他们表示说,建设速度很快,变化也惊人。东方之门这一块,已经建设的相当现代了。中国人现在也在进步,手机的使用一下让苏州人跨进了智能时代。另外中国的治安相当好,到哪里晚上都很安全。而这一点,在国外是很难做到的。中国人向先进学习也很努力,用自己的进步,赢得了人们的尊敬。他们认为,最让人难忘的是,在中国工作期间,他们接触了中国文化,认识了不少中国朋友。在中国买的这些家具,都会全搬走到国外去。结交的这些中国朋友,也会让他们常常的想起,这份情谊对他们来说,也将是一生都难忘的。




Copyright © 2004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